你可知道,美国也曾有过麻将热

青青草凯时账号注册

2018-10-12

未来媒体实验室胡适留学日记之“打牌”7月4日:新开这本日记,也为了督促自己下个学期多下些苦功。 先要读完手边的莎士比亚的《亨利八世》。 7月13日:打牌。

7月14日:打牌。

7月15日:打牌。

7月16日:胡适之啊胡适之!你怎么能如此堕落!先前订下的学习计划你都忘了吗?子曰:“吾日三省吾身。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7月17日:打牌。

7月18日:打牌。

《胡适留学日记》卷一(有关“打牌”记录全在这一卷)中有“打牌”记录累计36次(二月1次、三月1次、四月3次、五月3次、六月3次、七月11次、八月10次、九月4次),从1911年2月5日至9月6日(次日虽提及“打牌”但实未打牌,且算作1次)戒牌为止,平均6天打牌一次。 在最频繁的七、八、九月,平均不到三天就打牌一次,真可谓三天两头打牌。 麻将,又称麻雀牌,这一娱乐活动在中国可谓是家喻户晓,上至王公贵妇、下至屠夫村妇,无不被麻将所吸引。 胡适留美时,也曾沉迷打牌,无法自拔。

但是在历史上,美国也曾出现过你意想不到的麻将热潮。 图1:美国麻将Mah-jong商品外观图2:GoogleNgramViewer中的Mah-jong词频搜索结果Google在2005年开始GoogleBooksLibraryProject项目,试图囊括自现代印刷术发明以来的全世界所有的书刊。

至2012年,已完成超过520万本书,包含5千亿个单词。

GoogleNgramViewer就是基于这个庞大的数据库,以可视化的方式呈现词频的变化趋势的小工具。 我们以麻将的英文名称“Mah-jong”为搜索词,得出了这幅趋势图。

从图中可以看出,“Mah-jong”大约在20世纪20年代初期开始出现,在20世纪20年代中期达到高峰,此后开始衰落;在20世纪40年代初期,“Mah-jong”的词频达到第二次高峰,此后一直处于低频状态。 1920-1923美国麻将发展记录1923-1924年美国麻将达到流行巅峰图3:美国麻将1923年,纽约公园大道的年度街会准备邀请12位中国人给大家示范打麻将,结果街会刚开始一天,用于展示的麻将牌就被看客们强行买走了。 图4:20世纪20年年代美国人的麻将生活1923年,美国《纽约时报》上刊登的麻将广告,称某教会开了一个麻将学习班,正招聘学员,每人学费10美元。

图5:20世纪20年代《名利场》杂志封面1923年3月的《名利场》刊登了福斯特撰写的一篇麻将推荐文章。 文章写道:“去年4月在西太平洋登陆的麻将风暴的中心,正以其毫不减弱的风力继续向美国东部劲吹,并已于今年早些时候移到了美国东部波士顿和缅因州的一些社交场所。

预计,麻将风暴中心将继续向纽约城进发,目前纽约城已经有十几个专事麻将教学的专家严阵以待。

没有私人教师教授麻将的美国人则起劲地阅读着巴布考克的麻将启蒙书……”图6:1924年4月24日出版的《生活》杂志封面画1924年4月24日出版的《生活》杂志封面画的是一对中国老夫妇打麻将,标题十分有趣:“老爸老妈(麻)将”(PaandMaJongg),底下扔着一东一西两张牌,似乎暗示着麻将从东方传入西方。 图7:泳池麻将Party1924年,美国社交界出现了一种新的娱乐方式:泳池麻将party。

身穿泳衣、神态悠闲的美国女性在泳池里的浮桌上打着麻将。 图8:美国歌手EddieCantor麻将热使美国的文化生活也受到了影响,音乐分子创作了很多与麻将有关的音乐。

例如GeorgeGershwin和JeromeKern就把麻将当做时尚潮流编成了一首歌。

不过,最被大家所广为流传的麻将小曲是EddieCantor在1924年写的《当妈妈在玩麻将》。 麻将在美国为什么能火?20世纪20年代的美国正处于一战后经济发展的黄金时期,史称“柯立芝繁荣”,又因为爵士乐的兴起而被称为“咆哮的20年代”,作家菲茨杰拉德曾描述,20世纪20年代是美国“历史上最为放纵和绚丽的时代,这是最值得书写的时代”。

此时麻将的传入可谓正逢其时,这种带着东方情调、结合技术和运气的博弈游戏迅速赢得了美国人的青睐。 图9:美国麻将学习手册麻将在美国的突然流行,一方面是因为生产制造成本大幅下降,另一方面则是因为精明的商家的推波助澜,他们营造出一种“遥远东方帝国”的异域想象,成功激发出大众的好奇和热情。 这种异域想象自然是充满误解和偏见的,但它却也发挥了相当重要的正面作用。

在打麻将的过程中,美国人形成了这样的印象:中国文化其实很容易理解,就像麻将一样容易上手;中国人其实很有趣,就像麻将很有意思一样;中国人完全不具备威胁性,就像麻将是相当和平的桌上游戏一样。

在这样的背景下,麻将热潮一方面软化了美国人和华人移民之间的紧张关系,另一方面也为华裔之间提供了更多联系和互动的机会。 麻将是一种社交游戏,在唐人街不停歇的“搓麻”声音中,作为少数族裔的华人之间营造了更紧密的文化社区,塑造了更强大的身份认同,为他们更好地生活在美国多元文化之中提供了帮助。

美国麻将迅速降温图10:20世纪20年代美国大萧条1924年大萧条以后,麻将开始走下坡路,不少人转而开始打合约式桥牌。

麻将热,就这么悄无声息地消逝了。

胡适1926年曾在一篇文章里感叹:“仅仅几年光景,这回我从西伯利亚到欧洲,从欧洲到美洲,从美洲到日本,十个月之中,只有一次在日本京都的一个俱乐部里看见有人打麻将牌。

在欧美简直看不见麻将了。 ”“麻将在西洋已成了架上的古玩了,麻将的狂热已退凉了。

”美国麻将的第二次小高峰图11:GoogleNgramViewer中的Mah-jong词频搜索结果,第二次小高峰麻将在20世纪30年代又逐渐升温,在四十年代左右达到第二个小高峰。 这是因为另一个群体将打麻将的爱好传承了下来——犹太美国人,特别是女性的犹太美国人。

逃离欧洲的第一代犹太移民在美国落脚时,和华人一样是处于弱势地位的少数族裔,麻将也成为他们在困难年代营造社区的重要游戏。 他们比华人更进一步的是:从1937年成立“麻将联盟”开始,就将其和慈善项目联系在了一起。

麻将的赌博色彩被消除了,保留下来的是游戏的快乐,而从中赢得的财富又被投入很多对社区有利的慈善项目之中,进一步加强了社区的凝聚力。 后来,当犹太人在美国立足下来,搬入郊区的中产阶级社区后,麻将依然在一段时间内扮演了重要角色——大家住得远了,麻将成为联结彼此的渠道。

斯坦福大学历史学教授AnneliseHeinz曾就麻将在美国的发展历程做过一个历史调查。

她发现,美国犹太人社区和美国华人社区创建成型的时间与麻将在美国流行走红的时间具有高度相关性,都在20世纪初叶左右。

胡适受到了莫大的刺激,表示:“谁也梦想不到东方文明征服西方的先锋队,却是那136个麻将军!”参考文献1.罗海文.麻将(Mah-jongg)文化怎样走向世界.决策()2.曹屹.麻将:从“东风”到“西风”.看历史()3.张黎芳.中国麻将文化对外传播问题及对策.南昌大学()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作者|李凰杨露李晓洁编辑|李凰指导教师|叶韦明稿件首发于“数据火锅”公号,转载请注明出处“未来媒体实验室”、作者名以及“发自澎湃新闻湃客频道”。 关键词>>美国麻将胡适特别声明本文为自媒体、作者等湃客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收藏。